人民幣來了!今年是台灣金融業轉型的新契機

作者: 整理:彭媁琳 | Smart智富月刊 2013年3月9日 下午3:23

前花旗銀行台灣區首席經濟學家鄭貞茂,去年10月底放棄在外商銀行的高薪工作,應邀接任金融研訓院院長。許多人為他棄高薪轉戰研究機構感到惋惜,鄭貞茂卻不這樣想: 「不會啊!我在這裡比在花旗還要忙,才可以大展身手。」

對中國金融業有深入研究的鄭貞茂,礙於花旗在中國有分支機構,當地經濟情勢研究都必須由當地經濟學家來發表,來到金融研訓院後,他才有機會大展身手,透過與中國業者直接溝通,更深入了解兩岸金融議題,這讓鄭貞茂覺得即使犧牲高薪也非常值得。

鄭貞茂的個人經驗,正如同台灣金融業面對大陸市場看得到吃不到的縮影。過去台灣金融業事事都要透過香港處理,現在則可以直接往來,不僅擴大台灣與中國金融往來的縱深,更是影響台灣金融業起飛的新契機。

為此,本期〈總編輯會客室〉單元特別請鄭貞茂從過去的實務經驗,以及現在對兩岸金融開放的觀察,對台灣金融業發展的優劣勢進行精闢的分析,以下是採訪紀要:

《Smart智富》月刊問(以下簡稱「問」):人民幣業務的開放,對台灣金融業是短期的刺激,還是具有中長期的影響?

鄭貞茂答(以下簡稱「答」): 當然是中長期的調整比較大,短期內大家用高利率去吸收人民幣,銀行的利潤其實很有限,推出很多優惠方案只是希望引起民眾對人民幣理財的興趣,把人民幣商品的餅做大而已。

問:對台灣銀行業中長期的主要影響是什麼?

答: 因為人民幣業務開放, 2013年是台灣金融業轉型的新契機,台灣政府對金融商品的限制太多,所以各家銀行才會希望利用這波人民幣的熱潮,打開新市場。

過去台灣的金融業只鎖在島內, 市場又小,國際機構根本不會為台灣特別設計投資商品,台灣的金融產業沒有附加價值,連金融代工業都稱不上。

雖然現在人民幣在台灣(CNT) 和香港(CNH)的利率比中國(CNY)低很多,但總是比台灣長期的低利率還要好,所以民眾有興趣存人民幣。

尤其是台灣現在內需市場太弱了,金融機構無法有效周轉資金, 導致利息很低。但未來在這股趨勢下,台灣的利率會受到中國的影響很深,進而拉高台幣的利率。並且兩岸金融業的服務會與實質運用做連結,進而增加兩岸的貿易和投資量。連東南亞都在搶人民幣了,台灣業者要趕快行動,賺中國財。

問:雖然說兩岸金融業務開放了,但實際上還是有所限制?

答:對,最重要的就是政府要降低金融商品的交易稅和開放新的金融商品。

過去太多新台幣流到海外去就是因為海外投資機會多,台灣政府現在必須要想辦法把錢留在台灣, 這就是要做到稅跟商品的進一步開放。

人民幣業務開放是新的業務,新東西就要有新做法,這會改變銀行業的生態。

例如設計出好的人民幣金融商品,提高報酬率,這樣就會吸引大家來投資,畢竟國際金融機構不會專為台灣發商品,這是台灣金融業學習研發新商品的好時機。

例如香港,人民幣就有點心債等商品,比台灣多元,而且完全自由化,幾乎不對金融交易課稅,所以就會吸收大量的資金進駐。

只要政府開放金融機構研發新的投資品,金融業就會自己提升這方面的能力,並且培養人才去做研究,這樣也可以讓金融業有所轉型,不再只是賣人家設計好的產品而已。

另外,還要藉此打開外國人在台灣的個人理財業務,這是香港的強項,台灣要好好開發財富管理這塊市場,未來才有成長潛力,當然還是要先從台灣民眾的財富管理做起。現在門開了,業者就要自己多多努力。

問:台、港、星都是離岸人民幣業務的試點,這有什麼不一樣?

答:香港是中國市場的延伸,所以開放得多,是主要試點。新加坡主要是測試人民幣國際化的能力,而台灣就主要是以台商在兩地往來的貿易業務為主。我們不一定要爭取成為什麼「中心」,只要能把人民幣業務的餅做大就好了。像南韓近幾年來對金融業務開放其實非常積極,錢進出南韓比台灣簡單,吸收了不少外匯資金,我們金融業必須學習南韓敢開放的這種信心。

人民幣已經開放OBU(境外 金融中心)了,就是虛擬境外交易,那示範區的話,就是要做實體的人民幣交易,也就是說要拿掉境內對人民幣的一些法規規定,例如中國把香港當成試點,去掉很多限制一樣。如果金融業放進自由經濟示範區中,我希望能夠全部比照香港的開放程度,但是客戶主要是服務台灣民眾。儘管政府可能會把示範區放在高雄,但是金融業者還是偏愛北部。總之就是希望能夠拿掉限制, 地點問題不是最重要的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精選文章

讀取中…